>首页 > 推新聞 > 香港
元朗!元朗!今日能否抵禦風雨?
2019年07月27日 10:15 来源: 文匯網
查看数0

6月至今,打著「反修例」旗號的遊行集會在香港「每周見」,進入7月更蔓延至全港各區。在上水、沙田,先後發生示威變暴力衝突的混亂局面。有亂港分子擬於今日(27日)發動所謂「光復元朗」遊行,部分勇武人士更揚言燒祠堂。警方日前對該遊行申請發出「反對通知書」,並警告任何人仍繼續參加遊行即屬違法,警方隨時可作拘捕。然而,該遊行發起人仍稱今日會去元朗遊行,會發生什麼,再次令元朗成為全城焦點。這個持續一周被捲入輿論漩渦,引起全城矚目的元朗,現狀如何,大公文匯全媒體記者26日下午走進元朗,一探究竟。

7月26日下午,西鐵元朗站月台稍顯冷清(全媒體記者蘇鉅祖攝)

7月26日下午,西鐵元朗站月台稍顯冷清(全媒體記者蘇鉅祖攝)

搭乘西鐵從元朗站落車,就到了21日晚「元朗白衫軍追打黑衣人」的其中一個現場。當晚,一批聲稱元朗守護者的「白衫軍」聲言「一看到穿黑衣者」就打,這一敵對情緒,始於「反修例」相關活動在元朗受挫後,有狂徒揚言要「佔領元朗」,更要「挖山墳毀祠堂」。部分元朗居民自發組織了「白衫軍」守護元朗,將針對以身著黑衣為代表的示威者採取行動。當晚,在一名黑衣青年在街頭被數十白衣人圍毆後,「戰場」轉至元朗西鐵站,黑衣人與白衫軍在站內激烈衝突,雙方以棍棒、雨傘、竹枝等作武器,叫喊聲及打鬥聲響遍整個車站。

五天後的元朗西鐵站,已看不出任何曾發生過激烈械鬥的痕跡。下午二時三十分,站內客流量並不大,月台上稍顯冷清。出站後,搭乘扶手電梯落到地面,若幹「連儂牆」連成一片,引得不少途人圍觀。同行的元朗居民李先生介紹,元朗西鐵站的這些「連儂牆」是這兩天才出現的,從立柱,擴散到店鋪外牆,甚至地面都貼上了宣傳品。

元朗西鐵站「連儂牆」(全媒體記者蘇鉅祖攝)

元朗西鐵站「連儂牆」(全媒體記者蘇鉅祖攝)

從YOHO MALL出去過了天橋,就是十八鄉鄉事委員會所在地。一棟兩層高的小樓,獨立於街角。在示威者製作的元朗遊行地圖上,這個小小的建築物亦被標出。就在一天前,十八鄉鄉事委員會主席程振明說,邨民不會惹事,但亦不會怕事,如果示威者衝擊邨落,邨民一定會保衛家園。當天,鄉議局主席劉業強亦強烈呼籲,如有人在本周六到元朗遊行,應以和平方式表達訴求,同時已責成元朗六鄉呼籲鄉民留守邨內。在十八鄉鄉事委員會外,掛著若幹橫幅,其中最矚目的兩條,一為藍底白字「反暴力撐警隊」落款「新界鄉議局」,一為「捍衛元朗和諧 維護地區安寧」,落款「元朗六鄉」。

十八鄉鄉事委員會外,欄桿上站著幾隻鴿子(全媒體記者蘇鉅祖攝)

十八鄉鄉事委員會外,欄桿上站著幾隻鴿子(全媒體記者蘇鉅祖攝)

午後的元朗儘管炎熱非常,中心區的街道仍滿是途人,站在來來往往的人群中,絲毫感覺不到「暴風雨」即將來臨。在李先生帶領下,記者穿過熱鬧的街市,來到位於千色匯的超市。事實上,儘管街道上感覺不到緊張的氣息,但是超市、便利店的貨架,還是間接傳遞了一些信號。最為明顯的就是這家千色匯內的超市,記者抵達的時候約下午三點四十分,貨價上的肉類、雞蛋、方便面等貨品已少了大半。在肉檔,李先生說,往常下班回來,還會有不少鮮肉可選。問過肉檔師傅,師傅說,「今日賣曬,聽日請早」。而收銀處更是大排長龍,李先生感慨「打風都沒見過排咁長」。

超市內鮮肉下午就所剩無幾(全媒體記者麥鈞傑攝)

超市內鮮肉下午就所剩無幾(全媒體記者麥鈞傑攝)

超市收銀處大排長龍(全媒體記者麥鈞傑攝)

超市收銀處大排長龍(全媒體記者麥鈞傑攝)

幾天前的22日,網傳元朗「有大型事件發生」,那天的元朗超商貨架,同樣被早早搶購一空。

復前行,至元朗警署,有市民自發前來聲援警方,支持警方就明天的遊行發出反對通知書。市民中有元朗居民表示,最近「感覺驚驚哋」,邨民都不喜歡也不希望元朗發生暴力流血事件,「之前的生活都很安定,不希望見到暴力衝突事件發生」。他們自發地來支持警察,希望警察嚴正執法。

街角有一處「七二七意見區」,有不少便條紙寫了「支持香港警察」、「支持元朗人」(全媒體記者麥鈞傑攝)

街角有一處「七二七意見區」,有不少便條紙寫了「支持香港警察」、「支持元朗人」(全媒體記者麥鈞傑攝)

元朗警署對面,過了馬路,就是這場元朗遊行的起點水邊邨遊樂場。不少孩子們在遊樂場內快樂的玩耍,裏面的球場上正在進行比賽,不少在場邊觀戰。而一天之後的現在,這塊球場,這個遊樂場,或許聽不到孩子們的歡聲笑語,見不到球員們的揮汗如雨。今天的遊樂場,或將屬於非法集會的黑衣人。

水邊邨遊樂場(全媒體記者蘇鉅祖攝)

水邊邨遊樂場(全媒體記者蘇鉅祖攝)

自起點開始向回走,大馬路上車水馬龍,人來人往。和港島的「大馬路」不同,這條起於水邊邨遊樂場終於元朗西鐵站的遊行路線,人行道、車道皆狹窄,且路面有輕軌軌道和輕軌車站,若發生擠壓踩踏,後果不敢想像。由於途人眾多,沿途走走停停,地圖上僅有1.3公里的路,卻走了將近三十分鐘才走完。巴士站站台上,貼滿了各類「反修例」和「727元朗遊行」宣傳品,對著馬路方向,乘客一下車,就能「無縫閱讀」,不過不少都已經被撕去。途中,遇到巴士公司工作人員將巴士站隔離欄、隔離樁搬上卡車。問起原因,答曰因為這些東西擋住路面,會影響使用輪椅人士上下車,所以會逐步清理,「全港都會落實」。然而清理的時間地點又過於微妙,難免令人遐想——果然,昨夜九點半後彈出即時新聞「九巴元朗收站牌」,連站牌都收走,真的是為了「方便輪椅人士嗎?」

工作人員將巴士站隔離欄、隔離樁搬上卡車(全媒體記者蘇鉅祖攝)

工作人員將巴士站隔離欄、隔離樁搬上卡車(全媒體記者蘇鉅祖攝)

緊張的氣息,隨著越來越靠近南邊圍邨而加劇。在遊行終點元朗西鐵站旁,步行約4分鐘的距離,就是南邊圍邨。21日元朗西鐵站混亂後,南邊圍邨外有白衣人聚集叫囂,警方懷疑有參與打鬥者進入邨內,曾入邨搜查但無果而返。因此在網絡群組內頻繁被提起的南邊圍邨也成為了今日示威目標之一。記者在現場見到,祠堂門柱上貼有告示,寫著「閒雜人等請勿進邨 後果自負」。祠堂旁的部分民居,如福德堂在二樓三樓玻璃門窗外加裝木板「全覆蓋」,另有一處將一樓門窗加裝檔板,似乎是為了防止被破壞,一如在防範十號風球。

南邊圍福德堂二樓、三樓窗戶均用木板圍封(全媒體記者麥鈞傑攝)

南邊圍福德堂二樓、三樓窗戶均用木板圍封(全媒體記者麥鈞傑攝)

祠堂外,放了十餘桌盆菜,不知邨中何事,大擺宴席。若不是加裝的木板隔外顯眼,便能讓人專註於眼前美食,而不會憂心第二天有怎樣的事會在此發生。

從南邊圍邨行至元朗西鐵站,從邨口出來便發現,沿途的鐵欄,有明顯的焊接痕跡。當天中午,有工人為這附近的鐵欄加固,用焊接工具將螺絲「焊死」,以防示威者拆走鐵欄。附近行人道的地磚,亦塗上了膠水,防止示威者撬走地磚。南邊圍邨和元朗西鐵站附近,氣氛較元朗市中心,明顯緊張幾分。

南邊圍邨及元朗西鐵站附近鐵欄被焊接加固(全媒體記者麥鈞傑攝)

南邊圍邨及元朗西鐵站附近鐵欄被焊接加固(全媒體記者麥鈞傑攝)

在李先生帶領下,記者來到青山公路元朗段及鳳翔路交界處的天橋,筆直的遊行主幹道一覽無餘。離開前,記者再去了一趟千色匯內的超市,僅僅4小時的時間,肉類、雞蛋、方便面等食品幾乎被搶購一空。

超市內食物被搶購(全媒體記者蘇鉅祖、麥鈞傑攝)

超市內食物被搶購(全媒體記者蘇鉅祖、麥鈞傑攝)

入夜後,天橋上有不知道是記者還是途人的幾名男子,拿著相機,不停地向著遊行起點方向拍照。今天的元朗會以什麼樣子出現在照片中、視頻中,誰也說不上來。人們對元朗的關註,自21日後,超乎想像。但同樣是21日那天深夜,暴徒衝擊位於港島西環的中聯辦,在中聯辦水牌、牆身寫下辱華字眼,更塗污國徽一事,似乎再無人提及。

元朗!元朗!今日能否抵禦風雨?(全媒體記者蘇鉅祖攝)

元朗!元朗!今日能否抵禦風雨?(全媒體記者蘇鉅祖攝)

社交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