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推新聞 > 香港
近3個月香港公共設施遭暴徒大肆破壞 損失或超百億
2019年09月06日 11:31 来源: 中新網

中新網9月6日電 據香港《文匯報》報道,暴力示威持續近3個月,幾乎每個周末香港街頭都出現暴徒瘋狂襲擊警員、大肆損毀公物場面,公物被破壞得體無完膚,不僅造成市民生活極大不便,還要公帑埋單找數。據統計,被暴徒沖擊損壞的立法會大樓,修複工程約需1億元(港幣,下同);遭破壞的280組交通燈維修成本需數百萬;香港國際機場8月初被示威者癱瘓一日半,推算空運貨值損失近150億元,更影嚮30萬人次客運量。

資料圖:8月13日下午,大批示威者以機場手推車等堵塞香港國際機場1號客運大樓旅客登機行段及保安閘門。中新社記者 麥尚旻 攝

香港市面被暴力蹂躪後,路政署回複香港文匯報查詢時指,全港逾2萬米的欄桿受損。按以往毀壞公物的賠償金推算,欄桿的維修費達800萬元,連同其間動員的額外警力所需支付予警務人員的加班費,及維修警員裝備等開支,暴徒目無法紀的行徑,已令庫房大出血逾1.5億元(未計港鐵損失)。

破壞280組交通燈

大型示威游行演變成“遍地開片”,遺禍全港各區,暴徒瘋狂地破壞交通燈、路牌、欄桿,旺角至尖沙咀一段的彌敦道有多個主要十字路口的交通燈,“無限輪回”地被破壞、修複再破壞;沙田、黃大仙、深水埗亦不能幸免,交通燈一再被暴徒毀壞,導致“人車爭路”的險象經常上演。

運輸署日前回複香港文匯報查詢時指,由6月至今,全港約有280組交通燈受人為破壞,單是8月5日全日已有約200組交通燈受損。該署表示,受影嚮交通燈已完成修複,恢複正常運作。

根據過往政府部門數據顯示,交通燈及電燈柱每支最高價值15000元,換言之,280組交通燈的維修成本隨時要花上420萬元。

資料圖:香港有激進示威者8月23日晚在港鐵葵芳站鬧事。圖片來源:香港《明報》/馮凱鍵 攝

拆毀逾兩萬米欄桿

另外,早前的觀塘游行,有激進示威者散播謠言指智能燈柱有監測市民行蹤的功能,煽動示威者惡意破壞九龍灣20支智慧燈柱,以致受影嚮地區的個別街道一度無照明系統。

特區政府資訊科技總監辦公室表示,經初步點算,有1支智慧燈柱被整支鋸斷,19支則被強行打開組件,智能裝置受到破壞或被拆除。總體而言,平均每支智能燈柱的安裝連同智能裝置成本約為14萬元,粗略估計20支則涉及280萬元,信息科技總監辦公室預計重新購買和安裝需時二三個月。

連場激進示威活動,不少暴徒強拆路邊欄桿當作攻擊性武器。路政署回複香港文匯報查詢時表示,連月來已有總計2萬多米的路旁欄桿被拆走及20多個交通指示牌受損,該署已複修約3000米欄桿及大部分道路設施。

根據以往立法會文件,損毀公物的人士需按賠償價目表作出賠償,當中每米欄桿的賠償額約400元,而每個路牌則要500元,換言之全港受損欄桿涉及800萬元,路牌則涉及1萬元。

立法會大樓修複耗億元

眾多受毀公物中,以立法會大樓的維修費最“天價”。該大樓分別在7月1日及8月31日,被暴徒大規糢破壞。

立法會行政管理委員會主席梁君彥早前表示,大樓部分修複費用由特區政府承擔,亦有部分先由行管會的營運儲備支付,秘書處稍後會按實際情況向保險公司索償,在有需要時會向特區政府申請撥款,暫時預計修複及重置設施的費用最高達5000萬元。現時秘書處不斷檢視修複工作的進度,以10月中完成修複並複會為目標。

民建聯立法會議員葛佩帆則表示,有大批滋事分子伺機沖擊立法會,並闖入內大肆破壞,行管會對維修費的預算只屬保守估計,5000萬元極可能是“最低消費”,若連同其他額外維修工程,可能最終“埋單”涉及1億元。她又批評,暴徒使用腐蝕性液體及有毒粉末攻擊警察,導致多名警員受傷,“他們的種種行徑完全就是暴徒所為,理應受到全香港社會譴責。”

自6月9日起,香港各區發生約23次大大小小的示威游行,當中不少演變成流血沖突,警務人員日以繼夜與暴力示威者對壘。

這場消耗戰動員大量警力,警員超時工作已是常態,若以每次動員3000名警員計,應對23場激進示威活動,公帑開支須向警員支付3711萬元加班費,同時警員的裝備損毀需維修,甚或報銷,再加上警方動用的催淚彈、水炮車等止暴裝備,有警隊人士估計涉及總金額達4000萬元。

資料圖:香港有激進暴徒8月23日晚大鬧葵芳地鐵站,有人將衛生巾貼在車站控制室窗戶上。圖片來源:香港《星島日報》

機場癱瘓一日半貨運損150億 陸路運輸旺季生意跌3成

除了公物受損,暴力示威亦重創香港四大經濟支柱之首的貿易及物流業。香港國際機場於8月初被示威者癱瘓一日半,有航空業工會推算,該1.5日的空運貨值損失近150億元,更影嚮了30萬人次客運量。

同樣深受其害的是運輸業,香港陸路客貨運輸業議會主席蔣志偉表示,部分原本經香港轉口的貨主,已改經深圳鹽田港轉口貨物,以免因堵路脫期蒙受損失。“相信不少公司也會同樣考慮香港社會不穩等問題而放棄經香港轉口,此舉對運輸業可謂雪上加霜。”

蔣志偉形容貨運業的景況嚴峻,最近有同業反映,有貨主本打算將3成貨品經香港轉口到日本,惟後來擔心香港政治不穩及不時有示威游行,恐延遲送貨日期,故改經深圳鹽田港轉口到日本。他相信,這間公司只是冰山一角,香港轉口貨運業或流失不少生意。

面對多重夾擊,蔣志偉直言現階段尚未是最壞的情況,相信在未來日子,業界的生意更見慘淡,以往8月是貨運業的旺季,估計跨境陸路運輸受示威影嚮下,較去年同期至少下跌最少3成,而很快就是聖誕節的貨運黃金檔期,所造成的影嚮勢必更大。

社交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