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推新聞 > 香港
香港部分券商主動停業,牌照半賣半送無人問津
2019年09月12日 09:49 来源: 證券時報

受經濟環境及持續出現暴力事件影嚮,香港金融業遭受沖擊,港股市場成交低迷,本地證券業尤其是小型券商已經開始裁員,連一向不擔心工作的金融業持牌人士,要麼辭職轉行,要麼減薪共度時艱。

據證券時報記者了解,香港金融從業人員中,持有1~10號金融牌照的負責人員(Responsible Officers,簡稱“RO”)為辭職轉行、減薪重災區,其薪酬相比2017年削減過半。

隨著港股成交萎縮,不少在港規糢較小的券商,因不願再投放資源,亦因公司資金及客源有限,主動選擇停業甚至開始甩賣牌照。燿才證券執行董事兼行政總裁許繹彬向證券時報記者表示,今年香港金融環境太差,壓縮了香港本地券商的生存空間,剩下的幾個月情況也不太樂觀,所以他們寧願停業,將持有的牌照賣給其他投資機構。但現在牌照價格很低,相當於半賣半送,截至目前還沒有成交。

部分券商停業賣牌照,半賣半送也無成交

證券時報記者從香港多位資深證券從業人士處了解到,受香港暴力事件影嚮,加上全球金融市場流動性趨緊,港股市場成交低迷,投資者投資意願不強,不少券商尤其是香港本地小型券商無奈選擇主動停業、裁員,甚至將牌照出售。

港交所網站最新公布的證券市場統計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8月底,新增上市公司101家,同比去年大幅減少32.7%,每日平均成交金額924.31億港元,同比下滑21.3%;首次上市集資總額849.16億港元,同比大幅減少55.8%。

許繹彬向記者表示,“今年香港金融環境太差了,壓縮了香港本地券商的生存空間,預期今年剩下的幾個月情況也不太樂觀,所以他們寧願停業,將牌照賣給其他投資機構,但現在牌照價格很低。以2018年來對比,單是證券交易牌照(1號)就能賣到600萬港元~800萬港元,1號牌照加上期貨交易牌照(2號)高峰期可賣到1500萬港元左右。但現在1號、2號、4號(證券咨詢)及9號(資產管理)加起來叫價也才1000萬港元,相當於半賣半送,價格還有談判空間,目前還沒有成交。”

中泰國際(香港)分析師顏招駿向記者表示,2017年10月大牛市,C組券商(C組券商是按市場參與者的成交金額計較小的券商)市占率達到10.02%,目前不足8%,加上成交減少,合規監管成本增加,小型券商缺乏前景,停業放盤是最後的出路。而2017年時,同時擁有1號、4號、9號牌照的券商,叫價可以高達3000萬港元以上,目前叫價僅1000萬港元,價格還可談,相比高峰期牌照價格下跌67%。

“另外一個原因則是雖然有很多內地企業來港上市,但他們都會找相對熟悉的大型中資證券行合作,小型本地證券行被排除在外,原本有些小型證券行靠炒賣細價股、老千股或坐莊為生,但現時港交所和香港證監會對老千股、細價股監管比較嚴,這些小型證券行也有所收斂,直接打擊他們的財路。”顏招駿解釋。

香港《證券及期貨條例》顯示,香港持牌法團有10種類別,並就各類受監管活動加以定義,即所謂的持牌經營範圍,第一類是證券交易,即1號牌照;第二類為期貨合約交易,即2號牌照;第三類為槓桿式外匯交易,即3號牌照;第四類4號牌照為證券咨詢;第五類5號牌照為期貨合約咨詢;第六類6號牌照為企業融資;第七類7號牌照為提供自動化交易服務;第八類8號牌照提供證券保證金融資;第九類9號牌照提供資產管理;第十類10號牌照提供信貸評級服務。

香港資深金融及投資銀行家溫天納向記者表示,在香港金融市場,1號、4號、6號、9號牌照是金融機構申請最熱門的四類牌照,其中6號牌照含金量最高,因此價值亦最高,因為6號牌照業務廣,可以為企業提供各類型融資、收購兼並、要約私有化,還有新股上市、保薦人等服務,門檻最高,價格最低也以千萬港元起計。1號牌照,就是證券交易,屬基本券商經紀業務,門檻較低,而且市場競爭過於激烈,業務難做,因此價格相對較低。9號牌照是資產管理相關業務,可為客戶管理財富,也有一定的價值,但價值則遠低於6號牌照。

放盤有價無市

香港證券及期貨專業總會會長王國安表示,雖然券商牌照“大甩賣”,但市場買家很少,大家都在觀望,有價無市。

許繹彬直言,如大環境沒有明顯改善,香港經濟年底甚至明年上半年可能會更差,很多證券業老板看不到經濟好轉的跡象,“市場情緒極度悲觀,他們寧願放棄這個業務,轉做其他行業。繼續經營也是需要成本的,如果賣不掉,有可能直接將牌照歸還給香港證監會。只有有實力、有規糢、支行多及在香港上市的券商,才能生存。”

光大新鴻基財富管理策略師溫傑向記者表示,將牌照交還給香港證監會是最簡單的做法。不過出售證券牌照也要考慮多項因素,因為牌照和負責人員(RO)掛鉤,即如果賣家原來的團隊不願意繼續做了,那麼買家就需要重新招人,組建團隊,在當前市況下,基本沒人願意進入。

香港投資者學會主席譚紹興指出,“市場旺時,很多人會主動游說券商老板賣牌照,更有代理專門做這項生意,最火熱的時候,有券商向證監會申請到了牌照就立馬放盤,但現在情況不同了,已經沒有人游說賣牌照,連代理都不再做。還有券商過去因為叫價太高而賣不出,現在非常後悔。”

根據香港證監會第二季度報告顯示,持牌機構及人士和註冊機構的總數達到47239家,按年增加4.7%,其中,持牌機構的數目創下新高,上升8.7%至3017家。

持牌金融人士薪酬減半

事實上,香港本地金融界的裁員潮已經展開,就連一向不擔心工作的金融業持牌人士亦需要減薪共度時艱。

安俊人力資源顧問董事總經理周綺萍表示,在金融從業人員中,負責人員(RO)為重災區,1號、2號、4號、5號、6號、9號牌照的RO新增職位數目較前年高峰時減少近八成,其薪酬更是削減過半,薪酬跌幅超出預期。

她表示,2017年港股大牛市,很多中資企業來港開公司,RO非常搶手,擁有4號、9號牌照的RO月薪以7萬港元~8萬港元為起點,但最近不少券商因為生意差而倒閉或裁員,而且香港證監會大量批出牌照,導致RO供過於求,所以相同級別的RO薪酬已經減至4萬港元左右。

繼早前裁減香港及新加坡亞洲證券研究團隊後,法國巴黎銀行香港研究部門於今年7月中旬正式關門。7月7日,德銀公布大規糢重組方案,作為德銀證券銷售和交易業務的重心,香港地區自然首當其沖。

方正證券(香港)互聯網金融部董事林子俊向記者表示,目前香港的動蕩還未結束,如果持續到聖誕或者年底的消費旺季,零售業會更加困難,隨著時間的拖延,相關影嚮會進一步輻射到金融業、地產業、建築業、航空物流甚至貿易等各行各業。若金融市場繼續惡化,香港傳統投行業務中的新股融資業務將更加困難。

“但主流券商和金融機構大規糢裁員不太可能,因為這些金融機構本身有很多業務,而且資金充足,但年底的分紅肯定會受很大影嚮,裁員潮可能更多發生在小型券商間。”林子俊表示。

社交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