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推新聞 > 大陸
馬桶、多閃、聊天寶出道當天齊遭封殺 誰能真正挑戰微信?
2019年01月16日 10:39 来源: 澎湃新聞
查看数0

(澎湃新聞記者 楊鑫倢)

彷彿提前約定好一樣,1月15日,三家互聯網公司在同一天發布了它們各自的社交軟件,劍指已經突破10億月活躍用戶的微信。
就連發布會時間也岔開了。當天上午,由原快播創始人王欣帶隊的匿名社交軟件“馬桶MT”發布。下午,由抖音衍生而來的視頻社交軟件“多閃”發布。晚上,鎚子科技創始人羅永浩帶隊的、由原“子彈短信”升級而來的“聊天寶”發布。
被三大新品“圍攻”的微信,迅速用行動給出了“回應”。馬桶MT在1月14日即被微信封殺,“多閃”邀請鏈接也在下午發布的同時被微信屏蔽,子彈短信的分享二維碼也已被封殺。
“不知道你怕什麼?”1月14日,馬桶MT上線前夕,快播創始人王欣在社交媒體上曬出了“已停止訪問該網頁”的微信頁面截圖,故作不解。
很簡單,想通過微信導入用戶,現在還不行。
截至發稿,騰訊方面尚未對此置評。
在互聯網圈,廠商扎堆發布新品很常見,有時更會為了搶記者而刻意安排在同一天,但1月15日的三款產品非常湊巧地岔開時間,並成功將熱點延續了一整天。
王欣解釋說,“15號確實是個黃道吉日,很多成功的互聯網產品的發布時間好像都在15號,我們也趕這個時間點。”
但王欣也提到,團隊內部是12日臨時決定做這個馬桶MT發布會。而1月10日前後,正是字節跳動公司宣布將在15日召開社交產品發布會的時間,考慮到和騰訊的僵持關係,邀請函一發出,就獲得廣泛關注,有說名字叫“抖信”,但後被否認。
三款社交產品的諸多功能都直擊微信。
例如,“多閃”希望讓用戶更進一步增進親密關係。“多閃”的隨拍類似於微信朋友圈,但不提供評論、點贊功能,而是會把朋友的點贊評論直接以私信的方式發給本人。
字節跳動副總裁、今日頭條首席執行官(CEO)陳林認為,在目前的社交軟件上,“用戶更想把真實的狀態發布出來的慾望其實被抑制住了。”
此外,馬桶MT在產品說明中自述:“馬桶MT是一個人脈暗網,是朋友圈的影子,所有微信上看不到的聽不到的,甚至是被刪除的內容都可能出現在這裡。在馬桶MT里,你可以發起打探話題,向你的好友匿名打探秘密;也可以隨心所欲匿名吐槽八卦,還可以收發紅包。”
子彈短信則支持區分生熟朋友,避免出現加好友秒分組可見的尷尬,還稱App可分享來自任何其他軟件的鏈接,如某寶、某音等。
“三人組隊”欲奪王者,產品究竟如何?
當天有一個段子是,用“馬桶MT”“多閃”“聊天寶”社交了一天,到了晚上問,“你的微信是啥?”
從記者參會的反饋來看,幾個新產品並沒有讓媒體記者們感到太多的驚喜。“馬桶MT做匿名社交的風險太大;多閃濃濃夜店風,更適合年輕人;子彈短信升級為聊天寶後,彷彿下載了一個趣頭條,用戶好像就在四處要錢,看來羅永浩真的差錢啊。”有記者如是評價。
產品沒有太大新意是被吐槽的一個點。多閃被指產品設計很大程度向POP“致敬”,而POP的創始人來自微信的創始團隊,曾擔任微信核心部門的產品總監,參與微信從0到10億用戶的過程。POP最早於2018年9月發布第一版。
實際上,微信歷來不乏挑戰者。當年,網易和電信一起推出過易信,馬雲搞了來往,但都敗於微信。就連比微信更早面世且打出名堂的米聊,也未能擊敗微信。
現在又有三個年輕的挑戰者。通信業資深分析人士馬繼華認為,大家對微信的現在都頗有微詞,用戶的痛點就是其他軟件的機會點,大家都覺得可試試。微信曾經最大的簡約的優勢蕩然無存,越來越多的各種應用都附着在上面,已經背離了社交初心。隨着5G時代來臨,社交軟件的更新換代時機到來,短視頻、信息流等的崛起增強了用戶黏性,有越來越多的公司具備了向社交進軍的資格。
不過,三家社交產品在公開場合都強調,並非對標微信。
“我們不是同一類產品,我們只把最親密的人聯繫起來,是做親密好友之間的社交,不做IM(即時通訊)。”陳林表示,多閃並不是想以微信為競爭對手,因為雙方的功能和訴求都不一樣。
“我們今天發布的產品叫馬桶,大家就對標到微信,我們沒有做任何的媒體引導。馬桶這款產品,包括我們未來做的所有產品,絕不對標任何一款產品,換一種說法,不會抄襲任何一款產品。”王欣稱。
在他們口中,三款新的社交產品目前更像是對微信的補充,而非替代。
在前幾天的微信公開課上,張小龍曾表示,“我們真的很少思考競爭對手這回事。微信也沒有競爭對手,不必老是給我們按上各種競爭對手。如果有競爭對手,就是我們自己,是我們的組織能力能不能跟上時代的變化。”
有行業人士分析,“事實上,如果你回頭看微信的發展歷史的話,微信最大的一次危機從來不是來自同類產品競爭,而是來自於與運營商的PK。度過這次危機的微信,才真正把握到替代短信成為手機端最主要通信工具的這樣的平台級機會。”
“社交通訊平台雖然技術上的門檻很低,但替代門檻卻非常的高。基於群聚效應,絕大多數用戶只會選擇用戶量最大的平台,且一旦形成固定的社交關係鏈,用戶就基本不會遷移。”上述人士稱。
實際上,像字節跳動做社交,有其他層面的考慮。
抖音總裁張楠表示,去年用戶會在社交平台上面用抖音的短視頻進行交流、進行互動進行討論,受到一些限制。這種不便利遭到非常多用戶的投訴,後來在抖音私信裡面逐漸產生交流。“我們也沒有想做一個社交產品,只是基於用戶被抑制的需求我們能不能更好地去服務?這個是初衷。”
2018年6月,今日頭條與騰訊互訴,雙方交惡。抖音這樣的內容平台被微信、微博掐斷傳播路徑,其實是件非常危險的事情。隨着近期抖音涉足社交,微信涉足短視頻,兩家公司被認為在部分領域陷入交叉競爭。

社交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