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推新聞 > 大陸
全國兩會三大通道活動落幕:“大白話”頻現,多位部長許承諾
2019年03月15日 14:28 来源: 澎湃新聞
查看数0

3月15日上午今年全國兩會最後一場“代表通道”在人民大會堂中央大廳舉行後,今年兩會的“部長通道”、“代表通道”、“委員通道”三大通道採訪活動現已正式落幕。

今年分別有34位部委負責人、27位全國人大代表、27位全國政協委員邁上三大通道,接受中外媒體採訪,回應社會關切。今年走到鏡頭前的代表委員大多是頭一次在通道上亮相,“兩高”負責人也首次走上通道。

3月12日,十三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舉行第三次全體會議,記者在“部長通道”採訪。 新華社 圖

會上本沒有“通道”,採訪的記者和被採訪的部長多了,也便成了“通道”。從“部長通道”到“黨代表通道”,再到“代表通道”、“委員通道”,至此,在中國的重大政治會議中已經形成“四大通道”的格局,這些“通道”成為重要信息的溝通渠道,展現出一個更加開放的中國形象。

這種開放的姿態不僅為媒體工作帶來便利,而且不斷感染著每一位駐足在通道旁的代表、委員。

澎湃新聞在最後一場“代表通道”上註意到,除了中外媒體記者,還有眾多未能走上通道的代表在一旁駐足觀看,他們同樣面朝鏡頭的方向,關註走上通道的代表說了些什麼,傳遞出了哪些信息。

全國人大代表、川威集團成渝釩鈦煉鋼廠轉爐車間總爐長江勇就停下了腳步,靜靜聆聽來自“代表通道”的聲音。他告訴澎湃新聞,通道採訪活動深深吸引他,這種方式可以讓媒體和代表之間相互溝通交流,傳遞一些政策。

“通道上說的都是老百姓關心的事情,走上通道的代表可以通過媒體向公眾講述自己的履職收獲。”全國人大代表、中國一汽紅旗工廠技術處維修工人齊嵩宇也表示,他每次在大會之前都會來“代表通道”旁聽一聽,這是他學習的過程。

“通道採訪活動很有積極意義,這是代表們交流學習的一個平台,可以遇到很多同專業、同領域里的優秀人士,通過多溝通學習,能更有效地提升自身的理解,更好促進大家履職。”齊嵩宇說。

從“拉部姐”到第二新聞發布場

通道採訪活動的形成,並非一蹴而就,這一切要從人民大會堂北門入口“部長通道”說起。

據央廣網報道,“部長通道”的形成可以套用魯迅的一句名言——會上本沒有“通道”,採訪的記者和被採訪的部長多了,也便成了“通道”。

報道稱,2008年以前,通向會場的通道是名副其實的“混合採訪區”,出席、列席會議的部長被記者自由“圍堵”,場面經常狼狽不堪。2008年開始,通道上多了秩序線,2009年又添了話筒架,2010年配上了音箱、話筒。慢慢地,通道就固定了下來。

此時,“部長通道”仍然只是人民大會堂北門入口的一條百餘米紅毯路,部長們仍是以被動的姿態面對記者的圍追堵截。

據《京華時報》此前報道,2010年前後,由記者們推舉或自薦產生的幾位記者獲準越過秩序線,進入通道內近距離搜尋部長的身影。2013年,一位女記者因在一天之內攔下了10位部長而被同行授予了“拉部姐”的名號。

此後,為保證現場採訪秩序,大會新聞中心特地安排工作人員邀請部長,“拉部姐”成為历史。部長們也與以往不同,不再是躲著記者走,有時還要排隊等候接受採訪。

自2014年以來,朱恆順就一直擔任“部長通道”主持人。公開資料顯示,朱恆順是山東臨沂人,畢業於山東大學,曾在濟南市政府法制辦工作。朱恆順現在的職務是全國人大社會建設委員會社會事務室一處處長,此前擔任全國人大內務司法委員會內務室一處處長。

這位頗被媒體稱許的主持人,在“部長通道”上往往竭其所能幫媒體記者和網友向部長提問,在他身上看不到官架子,語言輕松幽默,像在拉家常,但又不失專業,總能用精準的話語概括部長們的回答。據朱恆順介紹,過去都是記者們“攔”部長,現在是部長主動找上門。

全國政協原新聞發言人王國慶曾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兩會的“部長通道”是個大亮點。部長們回應熱點,回應關切,回答問題貼近民生,貼近實際。這顯示政府主要負責人作為第一新聞發言人這種意識越來越強,並把它作為自己的一種責任。部長們能經常走到發布平台上,經常走到記者面前,對於國家開放、民主氛圍的營造一定是非常有益的。

3月12日上午,在今年全國兩會最後一場“部長通道”後,朱恆順對在場媒體總結說,“這條通道已經有60年了,不是因為有部長走才有‘部長通道’,我們最深的感受是,因為有廣大記者,才有了這條‘部長通道’。”

從“部長通道”到“四大通道”全覆蓋

在去年的全國兩會上,人民大會堂中央大廳短短幾十米的走廊成為媒體關註的焦點,“代表通道”和“委員通道”首次亮相於此,來自各行業、各領域的代表委員陸續走上各自的通道,講述代表委員的心聲,展現他們的風採。

至此,加上黨的十九大首開的“黨代表通道”,在中國的重大政治會議中已經形成“四大通道”的格局,這些通道成為重要信息的溝通渠道,展現出一個更加開放的中國形象。

上觀新聞曾發表評論稱,代表通道、委員通道是部長通道和“黨代表通道”的延伸。回望過去十餘年,“修築”通道軌跡清晰可見。到十九大期間,黨代表通道亮相。這在历史上是第一次,但已經不會讓人意外。原因就在於大家已經發現:越來越開放、越來越透明、越來越接地氣,實際上已經成為如今潮流和趨勢。順應這種潮流與趨勢,2018年,代表通道與委員通道合乎邏輯地出現,人們的感受更是“驚艷”而非“驚訝”。

在1998年就參與央視兩會報道的全國政協委員白岩松對此感觸頗深。

白岩松在去年兩會期間曾表示,20年前,他主持了兩會的10場直播,20年後,他看到巨大的變化,特別是黨的十九大首次設立“黨代表通道”,2018年在保留“部長通道”的基礎上,全國兩會又開啓了“代表通道”和“委員通道”,這不是簡單的變化,展現的是在新聞發言方面制度化和常態化的變化。

在這樣的常態化制度下,2018年全國兩會期間,分別有30位部委負責人、45名全國人大代表、33名全國政協委員在“三大通道”駐足發聲;今年,分別有34位部委負責人、27位全國人大代表、27位全國政協委員邁上“三大通道”,“兩高”負責人更是首次走上通道,接受媒體採訪,回應社會關切。

這種開放的姿態不僅為媒體工作帶來便利,更是不斷感染著每一位駐足在通道旁的代表、委員。

3月15日上午,澎湃新聞在最後一場“代表通道”上觀察發現,除了中外媒體記者,還有眾多未能走上通道的代表在一旁駐足觀看,他們同樣面朝鏡頭的方向,關註走上通道的代表說了些什麼,傳遞出了哪些信息。

“通道上說的都是老百姓關心的事情,走上通道的代表可以通過媒體向公眾講述自己的履職收獲。”全國人大代表齊嵩宇告訴澎湃新聞,他每次在大會之前都會來“代表通道”旁聽一聽,這是他學習的過程。

“通道採訪活動很有積極意義,這是代表們交流學習的一個平台,可以遇到很多同專業、同領域里的優秀人士,通過多溝通學習,能更有效地提升自身的理解,更好促進大家履職。”齊嵩宇說。

兩會通道各具亮點,“大白話”頻現

縱觀今年全國兩會的三大通道,無論是教育部部長陳寶生談減負時所說的“減負不成功,寶寶不高興,寶寶不高興,後果很嚴重”,還是國家體育局局長苟仲文直言“中國足球一直在低水平徘徊,我們也很著急”,或是全國政協委員、中國籃協主席姚明在“委員通道”上談起北京冬奧會吉祥物時所說的“到時候我想先訂一個,我挺感興趣的”,都顯示出與會者在面對鏡頭時的表達越發口語化、接地氣。

《中國紀檢監察報》近日發表了一篇題為《多講點“大白話”》的評論文章。文章稱,老百姓就愛聽“大白話”,因為“大白話”聽起來舒坦,一聽就明白,聽完能記住。這樣的“大白話”,從群眾中來,到群眾中去,一點兒不土氣,一點兒不冷場,而是能夠接地氣聚人氣,具有很強的吸引力、感染力、號召力。領導幹部要放下身段、敞開心扉,說真話、實話、通俗易懂的話,不說虛話、假話、排場話。

在說真話、實話的氛圍中,今年的兩會通道還展示出豐富和多元化的與會者形象。

以“委員通道”為例,據澎湃新聞統計發現,今年亮相的27位全國政協委員分別來自十三屆全國政協的21個不同界別,他們大都是第一次走上委員通道,都有著政協委員和本職工作的雙重身份。

他們既是懂政協、會協商、善議政的政協行家里手,又是在本領域、本行業享有盛譽的領軍人才,既擁有結合專業所長建言資政的話語權和影嚮力,又有著凝聚本界別群眾共識的知名度和號召力。

新的面貌在今年的“部長通道”上也顯現得愈加明顯,多位部長面對鏡頭許下新承諾。

今年全國兩會的四場“部長通道”採訪活動中,先後有34人回答了66位記者和網友提出的問題,一共回答了89個大大小小的問題。同時,最高人民檢察院副檢察長童建明、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長江必新首次走上通道,回應各方關切。

今年是新中國成立70周年,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方案確定的多個新組建或重新組建部門去年以來已全部完成掛牌。澎湃新聞註意到,上述34人中,孫紹騁、胡靜林、王曉濤、李幹傑、郭樹清、張茅、韓長賦、雒樹剛、馬曉偉、王志剛、傅政華、陸昊等都是新組建的部委負責人。

“今年的任務就是把更多救命救急的好藥納入醫保”,“將建立國家省市縣四級癌癥防治體系,為癌癥防治工作提供堅強的技術支撐”,“今年還將繼續適度提高退休人員基本養老金,讓廣大退休人員共享改革發展成果”……

一個個關乎民生的承諾在今年的“部長通道”上公開傳達,如何兌現也必將成為未來一年人民群眾關註的焦點和期待。

社交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