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推新聞 > 大陸
美國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央行的回應來了
2019年08月07日 09:45 来源: 中新網
查看数0

北京時間8月6日,美國財政部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數小時後,中國人民銀行發表聲明,主要意思包括四點:1.對美國這一行為,中方深表遺憾;2.這一標簽不符合美財政部自己制訂的所謂“匯率操縱國”量化標準;3.是任性的單邊主義和保護主義行為;4.嚴重破壞國際規則,將對全球經濟金融產生重大影嚮。

為什麼這麼說?逐條來看。

一、美方一再升級貿易戰的做法令人遺憾

中美兩國元首達成共識以來,雙方互有積極行動,第十二輪磋商如期舉行,原本已經讓大家都稍稍松了口氣,全球市場也給出了正面回應。

可惜的是,磋商剛結束,美方一些人就再次出爾反爾,謬論歪理和陳詞濫調之外,拋出3000億美元商品加徵10%關稅的邪招令局勢陡轉,現在又變本加厲、不顧事實,給中國貼上所謂“匯率操縱國”的標簽,種種行徑,已然離理性和客觀的正軌越來越遠。

二、為什麼說不符合美財政部自己制訂的所謂量化標準?

姑且不論美國有沒有資格對他國是否操縱匯率進行單邊評估,先來看看美財政部自己制訂的所謂標準是什麼——

1.標準的演變從1988年開始,美國財政部對主要貿易夥伴的匯率政策進行評估,法律依據經历多次調整:最初是《綜合貿易法案》,2015年之前主要是《1988年匯率和國際經濟政策協調法》,2016年2月開始又變更為《2015年貿易便捷與貿易促進法》。最後這一法案在匯率操縱問題上對《1988年匯率和國際經濟政策協調法》進行了補充,並對匯率操縱國的認定提出了三條明確的量化指標。一水兒全是用國內法實施長臂管轄不說,認定標準還越來越嚴苛。

2.最新的三條標準是什麼呢?一是該經濟體對美國存在較大的貿易順差,達到每年200億美元以上;二是該經濟體的經常賬戶盈餘占GDP比重超過2%;三是該經濟體持續單向幹預外匯市場。

如果一個經濟體同時滿足三個標準,則被認定為“匯率操縱國”;如果只滿足兩個指標,會被列入觀察名單。此外,第一條標準權重較大,如果只滿足第一個標準,但該經濟體對美國的總體貿易逆差占比較大,也可能被列入觀察名單。

3.給中國新貼的標簽,符合上述所謂量化標準嗎?就算對照上述三條所謂“認定標準”,中國也只滿足第一條,除此之外——第二條不成立:根據世界銀行今年5月的《中國經濟簡報》,中國經常賬戶盈餘占GDP比重從2017年的1.6%下降至2018年的0.4%,離2%差得很遠。

第三條不成立:美國財政部在5月底的匯率政策報告中稱:“過去一年中國央行對外匯的直接幹預有限”。另據中國人民銀行網站4月15日顯示,中國3月末央行外匯占款21.3萬億元,環比下降4.6億元,為連續第8個月下滑。外匯占款逐漸下降,正顯示出央行逐步退出外匯市場的常態化幹預,外匯市場供求自主平衡越來越明顯。這也與美國財政部此前的判斷一致。

那麼問題來了,想認定中國是“匯率操縱國”的理由不足,怎麼辦?

美方一些人的對策是:改標準!

在美財政部8月5日的聲明中,對此前的三條具體標準只字不提,轉而採用了《1988年匯率和國際經濟政策協調法》中的廣泛定義、聲稱要考慮其他國家是否存在競爭性貨幣貶值的標準。

堂堂大國,不僅無視國際規則,自己訂的規矩也可以隨時按需更改,真是像此前央媒的評論所說,連塊遮羞布都不要了。

三、為什麼說是任性的單邊主義和保護主義行為?

首先,什麼是“匯率操縱國”?

“匯率調整”和“匯率操縱”完全不同。前者屬一國主權範疇,是一國央行的應有職責;後者是指一個經濟體長期、單向、大量地對匯率進行人為操縱,從而對國際市場形成幹擾,為IMF和WTO明確禁止。

第二,誰有權評估一國是“匯率操縱國”?今年5月底,針對美國財政部再次公布半年度匯率政策報告一事,中國外交部發言人陸慷已經明確指出:“一國是不是操縱匯率不是美國定的,有關多邊國際機構對於各國匯率一直有權威的評估。”美方多年來對他國匯率進行單邊評估,本來就是一種自以為是的可笑行為。而作為權威的國際金融機構——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在剛剛結束的對中國第四條款磋商中,指出人民幣匯率大體符合基本面。

第三,美國認定的所謂“匯率操縱國”都有哪些?回顧历史,韓國在1988年10月、1989年4月和1989年10月曾三次被認定為匯率操縱,中國台灣地區在1988年10月、1989年4月、1992年5月和1992年12月四次被認定為匯率操縱(註意,這兩個地區都曾位列“亞洲四小龍”,上世紀八九十年代正處於強勢上升時期);而從1992年到1994年,中國大陸曾經五次被認定為匯率操縱方(彼時,改革開放伊始的中國,正在迸發出強勁的經濟活力)。而自從1994年世界貿易組織(WTO)成立以來,美國再無將他國列為匯率操縱國。

今年5月28日美財政部的匯率政策報告中,仍未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只是與德國、愛爾蘭、意大利、日本、馬來西亞、新加坡、韓國和越南這八個國家同被列入“被觀察國”名單。該次報告中同時明確表示:“美國所有主要貿易夥伴都不符合2015年認定的匯率操縱的相關標準”。

可見,雖然美方一直以來蠢蠢欲動想要使用匯率手腕,但是礙於多邊國際機構的存在、礙於自已定下的標準,此前多少還是有所收斂的。

但是現在,美方一些人顯然已經失去了耐心和控制力,不惜打破多年來每半年度發布一次匯率政策報告的慣例、不惜直接推倒自己剛剛得出的結論、不惜將評價標準視同兒戲,只為了給中國貼上“匯率操縱國”這一標簽,毫無顧忌地將“潘多拉盒子”越開越大。

四、後果和真相到底是什麼?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總裁拉加德此前曾表示,給中國貼上匯率操縱國的標簽將導致貨幣戰爭,有害全球經濟。但是美方一些人一意孤行,執意給中國再多貼個標簽,執意將一度出現緩和的局面再次推向更激烈的沖突和對立,執意在偏離解決問題正途的歧路上越走越遠,將已經傷痕累累的雙邊關系從“糟糕”推向“更糟糕”。

與此同時,美中這兩個最大經濟體的角力升級,也勢必對全球市場帶來新一波打擊,不僅會嚴重破壞國際金融秩序,引發金融市場動蕩,還將大大阻礙國際貿易和全球經濟複蘇,對國際貨幣體系的穩定運行將產生嚴重的負面影嚮。

事實上,中國實施的浮動匯率制度一向是以市場供求為基礎、以一籃子貨幣為參考的,不存在“匯率操縱”的問題。無論是2005年初至2019年6月人民幣的實際匯率升值47%、還是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對“人民幣匯率大體符合基本面”的評價;無論是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和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中、人民幣匯率言而有信地保持穩定,還是2018年美國不斷升級貿易爭端以來中國始終堅持不搞競爭性貶值,中國為了維護多邊體制的穩定,為了減少對其他無辜經濟體的傷害,付出的努力有目共睹。美方橫加指責,濫貼標簽,失之專業,更失之公理。

結語:中國人不是嚇大的

從近的看,1992年到1994年的中國,尚且不懼美國連續五次的所謂“匯率操縱國”認定;從遠的看,與1776年建國的美國相比(至今243年),中國的夏朝471年,商朝514年,周朝791年,唐朝290年,宋朝320年,明朝277年,清朝267年——中國人,什麼大風大浪沒經历過?

對手越是著急,越是下狠手放大招,越是說明我們是個值得被認真對待的對手,越是從反面印證了我們的戰鬥力。對手都這麼瞧得起我們,我們有什麼理由看輕自己?

萬物皆可盤,水來有土擋。“潘多拉盒子”放出再多招,我們也有“乾坤袋”能收得掉。

社交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