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推新聞 > 全球
美俄嘗試修複溝通渠道,努力尋找共同話題難掩戰略分歧
2019年05月16日 13:45 来源: 新華社
查看数0

5月14日,在俄羅斯索契,俄羅斯總統普京(右)與來訪的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握手。新華社 圖

“通俄門”調查落幕後不久,盡管仍在諸多國際議題上存在分歧,美俄之間的緊張關系出現好轉跡象。周二(14日),俄羅斯總統普京與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均明確表達試圖修複俄美關系的意願。

當地時間5月14日,在俄羅斯總統位於索契的“波察諾夫溪流”(Bocharov Ruchey)別墅內,首次作為國務卿訪俄的蓬佩奧受到普京接見。據俄媒RBK曝光的菜單,俄方為這位美國客人準備了冷黃瓜湯和伏特加。

當天,蓬佩奧先是與俄羅斯外交部長拉夫羅夫談了近三小時,之後又與普京舉行了一個半小時的會談。據俄總統助理烏沙科夫在會談結束後介紹,莫斯科尚未感到俄美關系出現突破,但美方表現出了務實態度。

綜合塔斯社和美聯社等外媒報道,索契會談後,雙方就恢複美俄溝通渠道的重要性上達成共識,同時就哪些問題阻礙敘利亞和平進程達成共識。不過在委內瑞拉政局、伊朗局勢以及指責俄羅斯幹涉美國大選的問題上,美俄仍存在巨大分歧。

“這次會晤難以從根本上改善俄美關系,”複旦大學國際問題研究院俄羅斯中亞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員馬斌在接受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採訪時表示,雙方更可能是在就新的具體問題進行磋商,而不會以調整戰略關系為主。

原定會談晚了兩小時

14日,由於普京專機未能及時飛抵索契,原定於當地時間下午6點舉行的會談推遲了兩個小時。

當日早些時候,普京乘坐IL-96-300PU總統專機飛往契卡洛夫國家飛行試驗中心視察俄最新航空技術成果,6架俄羅斯新型Su-57戰鬥機為其護航。

等到索契天完全黑了下來,守在“波察諾夫溪流”別墅的記者們才等到了先後抵達的美國代表和俄羅斯總統。

普京14日在會談初始表示,他數天前(5月3日)曾與美國總統特朗普通話交談。“我得到的印象是美國總統有意向恢複俄美兩國的聯系、接觸,以共同解決涉及雙方利益的問題。”普京說,“就俄方而言,我們不止一次表達過,俄羅斯也希望全面恢複與美國關系。”

俄總統指出,美國特別檢察官穆勒的報告是“客觀的”,它證實了俄羅斯與現任美國政府之間沒有勾結。“俄羅斯沒有幹涉美國大選,更不可能存在國家層面的幹涉。”普京說,這一因素此前導致了俄美關系的惡化,“我希望今天情況正在發生變化”。

稍早前,在與拉夫羅夫結束會談後的新聞發布會上,蓬佩奧則強調美國不會容忍俄羅斯任何重複2016年幹預大選的動作。在“俄羅斯是否幹涉了美國大選”問題上,俄羅斯與美國仍無法達成統一的故事版本。

不過,蓬佩奧在與普京會談後告訴記者:“這不是要忘記過去往前看,而是為了找到解決方案,在有共同利益的地方尋求妥協、取得進展,以解決我們面臨的一些最困難的問題。”

蓬佩奧表示,兩國關系可以“真正重曡(共同)的利益”為基礎。“我們可以一起努力,使我們每個人都更成功,坦率地說,讓世界也更成功。”蓬佩奧說,“因此特朗普總統想盡我們所能,他讓我到這里來傳達這一點。”

烏沙科夫在普京與蓬佩奧會談後對記者稱,莫斯科尚未感到俄美關系出現突破,但美方表現出了務實態度。

據俄羅斯衛星通訊社15日消息,俄羅斯有意就戰略穩定與核裁軍協議等一系列問題與美國重回正常對話,兩國總統已就近期重啓俄外交部和美國務院之間的相關對話達成共識。

“(雙方)舉行了不錯的會談,確認兩國有意向修複關系並會逐漸恢複交流渠道,這很重要。”烏沙科夫說道。

烏沙科夫透露,普京與蓬佩奧圍繞朝鮮核問題、阿富汗反恐合作、利比亞和伊朗局勢等議題展開了討論,雙方還簡短涉及了美國對俄制裁事宜,“主要談的是雙邊關系以及緊迫的國際和地區問題。”

在穩定能源市場上找共同話題

烏沙科夫特別指出,他認為雙方針對敘利亞局勢的討論具有建設性。

拉夫羅夫也說,俄美商定繼續就敘利亞問題進行磋商,包括反恐、推動政治進程和難民返鄉等問題。

在朝鮮半島問題上,莫斯科表示將支持推進美朝對話。拉夫羅夫說:“俄方贊成推進華盛頓和平壤之間的對話……我們最終應該努力在東北亞地區建立長久穩定的和平機制。”

蓬佩奧表示,對朝制裁在實現朝鮮半島無核化之前仍然有效,美俄將在該問題上保持聯絡。

另據塔斯社報道,普京14日表示,俄羅斯和美國可以就穩定能源市場進行對話。“美國已經成為世界上最大的石油生產國,從這個意義上說,我們在全球能源市場的穩定性方面有一些(共同)話題。”普京說。

此外,普京談及了美俄經濟合作的相關話題。據普京說,盡管俄美貿易額一直很低,且近年來趨於零,“但我們仍然看到,過去一年的雙邊貿易額稍有增加,(增幅)大約為5%。”

“我希望現在正為此(全面恢複俄美關系)創造有利條件。”普京說道。

蓬佩奧14日當天也明確表示,華盛頓願意重建美俄關系,而美方預期俄方將誠意滿滿採取行動。他告訴普京,“就像你一樣,我們將保護我們國家的利益。”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援引烏沙科稱,特朗普近期可能將與普京會晤,俄方已準備好接受美方的相關提議。

“特朗普表示準備與普京在大阪G20峰會期間會面,蓬佩奧今天也證實了這一點。我方願舉行任何會議,進行任何接觸,特別是最高級別的,這非常重要。”烏沙科夫說道。

諸多問題上分歧依舊

不過,雙方分歧也在索契會談中再次暴露。

美聯社14日報道稱,關於伊朗、委內瑞拉和俄羅斯幹預美國大選的問題,蓬佩奧和拉夫羅夫在記者會上表達的立場截然相反——揭示出了雙方完全無法達成共識的領域。

在美方指控的“俄羅斯幹涉美國大選”問題上,蓬佩奧再次向俄羅斯發出了警告。“如果俄羅斯在2020年參與其中,將使我們的關系處於比現在更糟糕的地方。”蓬佩奧說,“我勸他們不要這樣做,我們不會容忍這一點。選舉很重要,也很神聖,且必須是自由和公平的。”

拉夫羅夫則強調所謂幹涉大選是美方的無端指責,關於俄羅斯與特朗普總統勾結的言論純屬誹謗和虛構。他表示,希望穆勒報告發布後美方能夠消停下來,與莫斯科重建對話。

委內瑞拉是俄美的另一重大分歧所在。美國承諾支持委內瑞拉反對派瓜伊多作為該國合法領導人,俄羅斯則堅定支持現任總統馬杜羅。蓬佩奧和特朗普的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曾多次指責俄羅斯和古巴支持馬杜羅,並要求俄羅斯和其他外國軍隊、安全部隊和情報官員離開委內瑞拉。

“在委內瑞拉問題上,我們存在分歧,”蓬佩奧說。 “我們希望每個幹涉委內瑞拉的國家停止這樣做。”

拉夫羅夫則為俄羅斯的立場辯護稱,馬杜羅的合法政府正面臨美國官員的威脅,加上瓜伊多支持外國軍事幹預,局面“與民主毫無關系”。

由於華盛頓與德黑蘭的緊張關系,伊朗問題是當天的另一個重點議題。美國指責伊朗威脅襲擊美國在中東利益,並暗示伊朗或伊朗代理人涉嫌偷偷破壞波斯灣的挪威和沙特油輪。美方聲稱,為了遏制這些威脅並應對任何可能的攻擊,美國才向中東派遣了一艘航空母艦和B-52轟炸機。

“我們本質上不打算與伊朗開戰,”蓬佩奧14日說, “但我們也向伊朗人明確表示,如果美國的利益受到攻擊,我們肯定會以適當的方式作出回應。”

對此,拉夫羅夫在發表講話時似乎暗示,兩國領導人未能就伊朗問題以及伊朗核問題全面協議(JCPOA)達成一致意見。“我們在這個問題上有很多不同看法,”拉夫羅夫說,“我們將繼續討論這一情況,希望能在雙方支持下達成一些協議。”俄羅斯外交部長批評美國退出JCPOA是一個錯誤,他同時指責美國用制裁手段懲罰與伊朗做生意的國家。

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14日報道稱,蓬佩奧此行原計劃要訪問莫斯科,但最終被取消了。美國國務卿選擇改道前往比利時,以便與歐洲官員討論“伊朗構成的日益嚴重的威脅”。

盡管存在難以調和的分歧,拉夫羅夫14日強調說,雙方在索契的會談是“坦誠的”,“俄美同意應該採取實際措施來彌補(俄美關系破裂)的局面。”

複旦大學的馬斌分析認為,盡管美俄雙方有改善關系的意願,但是,也面臨烏克蘭危機、敘利亞問題、中導條約及戰略穩定等引發的現實障礙;至於聲稱改善關系背後的目的,同樣是差別很大,鑒於俄羅斯在中導、敘利亞、朝鮮、委內瑞拉等問題上有新舉措,因此,雙方更可能是在就新的具體問題進行磋商,而不會以調整戰略關系為主。

《華盛頓郵報》14日評論稱,特朗普自當選以來一直表達有意願與俄羅斯在國際議題上合作,但由於在國內遭遇強烈的政治抵抗,他沒有實現這個願望。現在“通俄門”調查落幕,白宮和克宮看到了重啓美俄關系的機會。由於兩國在一系列國際熱點問題上存在利益沖突,美國政府謹慎地向俄羅斯拋出了一個“新的開始”(fresh start)。

“蓬佩奧的此次外交之行是華盛頓重啓對俄關系的一次嚴肅嘗試,特朗普正試圖在國際舞台上最具政治危險性的關系中找到了‘新的立足點’。”文章中寫道,“至於索契會談成果如何,則見仁見智。”

社交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