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推新聞 > 全球
美日簽了貿易協議,但日本最擔心的兩個問題仍未解決
2019年10月09日 16:49 来源: 澎湃新聞

當地時間10月7日,日本駐美大使杉山晉輔和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在白宮正式簽署一份新的貿易協議,美國總統特朗普參加了簽字儀式。

上月底,美日首腦在聯合國大會期間就達成最終協議發表了聯合聲明,當時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表示,此次美日貿易協議是一個雙贏的協議。7日,特朗普在協議簽署後也呼應了安倍的說法,他說:“這兩項協議代表了兩國的巨大勝利,能夠創造眾多就業機會、擴大商業投資、有效減少我國的貿易赤字,並提升了公平互惠,釋放巨大的增長機會。”

那麼,這次的貿易協議對美日兩國而言,究竟是不是雙贏呢?

開放農產品市場,日本早有準備

美國當初向日本挑起貿易爭端的要價是,美國出口日本農產品關稅要降到CPTPP(跨太平洋夥伴關系全面進展協定)以下水平,對日本出口美國的汽車加徵懲罰性關稅,以減少美日貿易逆差,實現“美國優先”。從此次簽約的美日貿易協議的結果來看,美日車輛關稅維持現狀,而日本對美農產品進口關稅降低至CPTPP水平,總的來說符合市場預期。

關於農產品方面,從美方的要價來看,因為特朗普退出了前總統奧巴馬達成的TPP(跨太平洋夥伴關系協定),所以美國農產品面臨的關稅遠高於美國退出後形成的CPTPP成員國和歐盟的農產品。美國牛奶生產商聯合會(NMPF)和近90個其他行業代表已聯合致函美國貿易代表,稱與美國競爭的區域和雙邊協議使美國利益日益受到不利影嚮,其中包括新的CPTPP。該聯合報告稱,“日本最近降低了進口CPTPP成員國和歐盟農產品的關稅,這些國家正在竊取美國出口商曾經享有的市場……擴大農業市場進入日本對美國苦苦掙紮的農邨經濟至關重要,這需要與美國的競爭對手享有相當的政策才能實現。”

NMPF稱,如果美國貿易官員不採取積極行動,隨著歐洲、澳大利亞和新西蘭在市場上主導地位的增加,美國未來5年對日本的乳制品出口將下降20%,而如果美國擁有與其競爭對手相同的市場準入,美國乳制品出口商在日本市場的份額可能會從2017年的13%增長到2027年的24%。因此,面臨大選連任壓力,特朗普急於解決農產品關稅問題,幫助美國農產品占據日本市場,獲得對其至關重要的基本盤中西部農民的選票,而所謂將關稅降到CPTPP以下水平,不過是其“談判的藝術”的極限施壓法罷了。

當初在奧巴馬時代交涉TPP的時候,日本政府已經下了必須開放市場的決斷,日本國內的對策準備也都已基本準備完善。整個日本的精致農業已經達到了比較高的水準,政府的農產品宣傳也做得比較好,雖然日本國產的農產品價格普遍高於進口農產品,但日本消費者認為日本國產農產品質量和安全性高於進口農產品,也願意去支付溢價去買和牛、日本米等本地優質食材。

在與歐洲簽訂EPA(經濟夥伴關系協定)並於2019年2月生效後,日本已向歐洲全面開放了其農產品市場,實施八個月以來,廉價的歐洲產豬肉、奶制品、葡萄酒並沒有使得日本的農業受到很大的影嚮。在政府引導下,日本農企不斷加強品牌建設,發展高端農產品進行錯位競爭,甲州葡萄酒、鹿兒島黑豬肉等農產品的銷量仍然穩步上升。這次美日協議中的農產品開放程度小於對歐開放,談不上是根本性的讓步,預期不會對日本的國內農業造成巨大打擊。

汽車零部件和互聯網或是未爆的“雷”

此次協議中日本最為擔心的主要有兩點,首先是汽車零部件關稅的問題沒有解決。

日本車企從上世紀中期就開始探索在美國建廠,如今在美建工廠產車的情況非常普遍。本田更是已經實現了100%的在北美市場販賣的車全部在北美生產,豐田有多個在北美大型工廠,以前絕不在國外工廠生產的雷克薩斯汽車,也慢慢實現當地生產,比如雷克薩斯ES系列在美國肯塔基州生產,RX系列在加拿大安大略工廠生產。日企在美國制造基礎穩固,就算日美之間鬧的不可開交,整車進口關稅如特朗普所威脅的那樣猛增,日本車企也都能夠應付得過去,對日本經濟的影嚮也是可控和有限的,而非是致命性的。

但是,零部件的情況就非常不一樣了。發動機、變速箱、油電混動技術相關高技術含量、高附加值的零部件生產仍然是日本經濟的重要支柱,在日本國內經濟結構中占有重要地位。這次簽約的協議雖然避開了對汽車零部件關稅的增加,但此問題仍然作為待解決議題被遺留了下來,不排除今後特朗普會繼續以此為抓手逼迫日本進一步妥協,這也是日本經濟界最大的擔心。

其次是日本互聯網市場的問題。法國議會在7月通過了數字稅的法案,規定全球數字業務年運營超過7.5億歐元和法國境內年運營收入超過2500萬歐元的企業將繳納3%的數字稅,多家媒體報道,如果法方開徵數字稅,美國穀歌、蘋果、臉書、亞馬遜等大型企業將繳稅。特朗普非常擔心日本也學習法國去向美國這些互聯網巨頭去徵收數字稅。

此次安倍保證了日本消費者從美國服務器上下載或使用軟件是不會被徵收關稅,只徵收消費稅。當前,美國的許多網站、軟件或互聯網服務都占據了日本市場的主要份額,以社交媒體為例,日本最流行的社交媒體是美國的臉書和INS,而mixi等日本本土社交網站早已全面潰敗。日本手機制造企業曾經在翻蓋機時代獨領風騷,而到了智能手機時代,安卓和蘋果大行其道,日本企業所獨立開發的操作系統更是連影子也沒有。日本政府雖然號召技術立國,但日企的主要優勢還是在高端制造業,互聯網市場上很難感受到日企的存在感,反倒是抖音(Tik Tok)風靡在日本年輕人之間。此次貿易協議後,日本很難動用數字稅來保護本國互聯網企業。

隨著2020年1月美日貿易協議正式生效,明年春天預計會迎來“第二回合”的交涉,如果借由此次協議能使貨品關稅爭端告一段落的話,特朗普預期將會在第二回合中將矛頭瞄準服務業領域,美日的貿易協議交涉,遠還沒到結局的時候。

社交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