嫦娥五號將先於嫦娥四號發射 嫦五將“快遞”月壤
2017/04/24 09:04 | 來源 / 重慶晨報上游新聞

  “嫦娥五號已經獲批今年先發,嫦娥四號計畫明年發。”年過八旬的中國月球探測工程首任首席科學家歐陽自遠院士,每每講到“嫦娥”,總是遠遠不止讓小朋友驚喜。他昨天在沪透露,今年“嫦五”任務成功,將至少實現5個“首次”。今天是“中國航太日”,伴隨著月球車等比例模型和走進校園的朗讀亭,歐陽自遠院士應上海航太技術研究院、上海交大錢學森圖書館之邀,在“下一站,月球!”主題活動中對話青少年,講述了中國探月夢,還有火星夢。

  無人探月“繞落回”最後一步

  按照中國無人探月“繞、落、回”三步走戰略,嫦娥一號、二號探月衛星實現了“繞月”,嫦娥三號實現了“落月”。歐陽自遠告訴記者,其中“嫦一”以受控撞月的方式完成額外任務,“粉身碎骨,報效祖國”;“嫦二”作為一號星的備份星,在繞月製作全月地圖之後又遠飛深空,目前成為繞飛太陽的一顆人造衛星;“嫦三”是最近一輪各國發射的10多個月球探測器中最先落月的,但很遺憾,它的月球車“玉兔號”在月面自行百余米之後失效,“永遠留在了那裡”。

  作為“嫦娥探月”大工程的最後也是最關鍵一步,嫦娥五號將在年內發射。按計劃,它將搭載探月三期工程的新運載火箭,也就是起飛重量超過860噸的長征五號升空。歐陽自遠透露,嫦娥五號主要將實現從月球取樣返回地球的工程目標,其中包括多個首次實現。比如,首次在月球表面自動採樣,“嫦五”的著陸器採樣,採取聯合方式、運用複合功能,如深孔鑽取和鏟挖等;又如,首次從月面起飛,首次從地外天體返回,首次在38萬公里之外的月球軌道上進行無人交會對接。也就是說,“嫦五”採樣之後並非自己直奔地球,而是採用“神舟”“天宮”“天舟”這樣的交會對接形式,在月球軌道上完成交會對接任務,讓一個“快遞小哥”把來自月球的樣品捎回它的“家”。

  值得注意的是,在“嫦五”的返回任務中,“太空快遞”將首次帶著月壤以接近第二宇宙速度的高速返回地球大氣層。而月壤中蘊藏的氦-3,有望解決地球能源危機。經前期嫦娥工程探明,月球氦-3儲量達120多萬噸。歐陽自遠估算,通過參與可控核聚變發電,全中國只需8噸氦-3,全世界只需100噸氦-3,就可滿足人們一整年的能源需求。

  “嫦娥”也為火星著陸做準備

  至於明年,嫦娥四號將在嫦娥五號之後發射升空,計畫在月球的背面進行軟著陸探測,“這不僅是從地球上永遠看不到的月球一面,更是之前人類探測器從未涉足的區域”。“嫦四”將由著陸器、月球車、軌道器構成;同時,由於月球背面無法與地球直接通信,因此我國將在地月方位的遠端再部署中繼衛星,使這個“中繼通信站”可以同時連通地球和月球。

  在嫦五、嫦四之後,我國在基本完成不載人月球探測任務後,將擇機實施載人登月探測以及建設月球基地。“繞落回”的圓滿實現可推進我國科技重大跨越,提升我國航太技術水準,完善我國探月工程體系,為載人登月和深空探測奠定一定的人才、技術和物質基礎。

  按“嫦娥模式”的深空探測,少不了火星探測,而且相對探月來說,更為“一步到位”。據透露,計畫2020年執行中國火星探測任務——由長征五號火箭發射探測器升空; 探測器在“器箭分離”之後,經過約7個月巡航飛行,再被火星捕獲;環繞器環繞火星飛行後與著陸器分離,進入任務使命軌道,開展對火星全球環繞探測;著陸器則進入火星大氣,在火星表面著陸;隨後,火星車駛離著陸平臺,開展火星表面巡視探測。“火星探測每隔26個月才有一次機會,中途還要花8個月左右,所以我們會選擇2020年發射,2021年著陸。”歐陽自遠躊躇滿志,並激勵著大小聽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