槽罐車趁夜潛行廣州排汙 30噸泥漿3分鐘排完
2017/03/13 09:03 | 來源 / 奧一網 | 點擊數:

  去年執法人員在海珠區新滘路查獲的非法偷排槽罐車。

  去年執法人員在天河區前進街盈彩路查獲的偷排槽罐車。

  本期點名

  3月9日晚上11點30分,白雲區石井鎮廣花路聯程物流門前的下水道噴出大量泡沫,長達40米的路面被覆蓋。周圍群眾稱這種情況不是第一次發生了,疑與周邊企業偷排有關,但具體原因尚未查實。此前,廣州各區均出現過因槽罐車往下水道偷排汙物,導致泥漿水、糞便水湧出井蓋的案例。

  上榜緣由

  為還珠江一河清水,讓河湧不再黑臭,廣州市多年來持之以恆治汙。但是,一輛輛槽罐車載著泥漿、廢渣、糞水等各種汙物,通過城市沙井偷排,將汙物注入下水道,導致下水道淤塞、河湧污染、汙水處理設施損壞、污水返流噴上路面等,這種現象在廣州各區屢見不鮮。白雲區水務部門負責人表示,槽罐車偷排的問題已到了忍無可忍的地步。

  偷排影響:嚴重

  污染環境 破壞設施 水漫街道

  廣州市水政執法支隊負責人介紹,泥漿排入合流管道,會降低管道的過流能力,嚴重的會致管道喪失功能,導致晴天污水溢流河湧,雨天水浸街;而泥漿進入汙水處理廠,會影響工藝調控,對出水水質影響較大。汙水處理設施不能正常運行,也給城市水環境帶來了不利影響。廣州市淨水公司總結了偷排行為對污水管網和處理系統的影響。

  1.對污水管網的影響

  泥漿在污水管道中沉積,容易降低管道過流能力甚至導致管道堵塞,一方面使得污水不能進入汙水處理廠,而是通過拍門溢流,影響河湧水質;如果是雨汙合流管道,還可能因排水不暢導致水浸街。由於偷排大多發生在偏僻路段,如果發現和清理不及時,泥漿硬化,還可能導致整條管道報廢,危害十分嚴重。此外,由於泥漿水中還有大量泥沙,對一些通過水泵加壓輸送的壓力管道而言,高速通過的沙粒會快速磨損管道,導致管道提前報廢。目前海珠區新滘南8號泵站的出水壓力管就因為大量泥沙導致管壁磨損嚴重,需要停產大修。

  2 .對污水泵站的影響

  泥漿水通過管道進入泵站後,在集水池內沉澱,會降低泵站集水池的容量,增加水泵開啟的頻率,提高了能耗;同時,泥沙還會磨損設備,增加設備的故障率。為減少泥沙影響,就必須定期停產清淤,增加了清淤費用。泵站停產期間,污水收集管網不能正常運作,可能影響河湧水質。

  3 .對污水廠的影響

  泥漿水對汙水處理廠的影響和泵站類似,一是會磨損設備;二是淤積的泥沙會掩蓋曝氣盤,影響生化池曝氣效率,需要加大曝氣量,提高了電耗;三是泥沙淤積會降低池體容量,增加清淤費用和停產時間;四是泥沙增加會導致污泥量增加,增加了污泥處置的難度和費用。工業廢水方面,由於目前廣州市中心城區的生活汙水處理廠都使用生物處理工藝,通過微生物處理水中的污染物,如果有超標的工業廢水進入污水廠,會影響生物的活性,影響出水水質,嚴重的可能導致微生物全部死亡,污水廠徹底失去處理能力。

  偷排手段:隱蔽

  槽罐車底開口裝排泥泵30噸泥漿3分鐘就排完

  企業偷排泥漿等汙物,是如何操作的?執法部門無意中發現了這一“秘密”。

  去年6月11日上午,市政設施巡查人員廖先生和一名同事,開車巡查到海珠區江海大道龍潭果樹公園附近,發現一輛掛廣西牌照、滿身黃泥的槽罐車停在路邊,一個赤膊男子慌慌張張地從車底鑽出來,當他準備逃離時,巡查人員拔了槽罐車的鑰匙,但該男子打電話叫來一幫人,拿著鐵棍追打廖先生及其同事,警方趕來才將對方控制。

  南都記者見到了這輛經改裝的槽罐車,其尾部有兩個排污口,一個用於向大坑排放泥漿,另一個主要用來向船上排放;車底還有一個隱秘的開口,附近還安裝了一台排泥泵,以加快排泥速度。據瞭解,偷排者將車開到馬路沙井蓋上方,然後人工打開沙井蓋,將管子垂到沙井口,將泥漿排入市政管道。這種偷排非常隱秘。

  執法部門測算,這種槽罐車裝載5~30噸泥漿,向沙井排入,最快3分鐘就能排完。白雲區住房和建設水務局負責人介紹,根據他們查處的情況,偷排嚴重的區域往往在工程建設密集的區域周邊及人跡罕至、燈光黑暗處,時間主要集中在淩晨。

  隱秘的地段、昏暗的燈光,短時間完成排汙,這種偷排行為讓執法人員防不勝防。據介紹,執法人員有幾次看到槽罐車停在沙井蓋上,當他們上前盤問時,泥漿已排完了。“你問他把車停在井蓋上幹嗎,他說車壞了。沒有抓到證據,一點辦法都沒有。”執法人員表示。

  執法監管:困難

  偷排者很難抓也不怕罰款 執法人員幾乎是束手無策

  對於頻繁的泥漿和廢渣違法偷排行為,監管部門監管無力。僅從汙水處理廠的水質監測情況來看,去年的偷排行為多達472次,但查到的寥寥無幾。據瞭解,天河區治水辦僅在去年9月、11月抓到兩宗,海珠區住房和建設水務局聘請保安24小時蹲點伏擊,也僅抓到5宗。

  白雲區住房和建設水務局相關負責人表示,白雲區污水管道500多公里、雨水管道900多公里,他們經常是發現管道異常了、河湧被污染了,才能根據污染範圍和管道的走向鎖定某個可疑區域,繼而調取監控錄影調查。但,這並不是一個高效的工作,因為偷排者經常會選擇燈光昏暗,或監控被樹枝擋住的地方作案,執法人員常因鎖定的疑點區域不夠精確而沒有發現任何情況。“我們為了做到乾淨整潔平安有序,街鎮都是24小時巡查,在這種情況下,去年才查處了6單。今年3月1日的那一單就是在淩晨3點巡查抓到的。”該負責人說,目前他們也在探索有效的破解之法。

  執法人員表示,即便抓到了違法人員,對方也不忌憚。去年8月26日淩晨1點30分,海珠區水政執法監察大隊在閱江中路保利國際廣場路段查獲違法偷排泥漿案,之後將案件移交檢察院,但因案件涉及破壞金額不足5000元,達不到對當事人進行刑事拘留的條件。“處理泥漿垃圾本身需要運輸費和處理費,偷倒一車泥節省下來的成本就可以讓他們賺倒800元左右,而且被抓到的概率很低。今天被抓了,老闆這邊交了錢,那邊多倒幾車又回來了。”執法人員無奈地說,現有的處罰只能是罰款,最高罰款10萬元,且是根據傾倒的數量來罰的,所以他們對這種偷排幾乎是束手無策。

  南都有問

  為何源頭不能管控?

  廣州市水務局執法監察支隊相關負責人介紹,其實,對於施工泥漿水的產生、運輸、消納的全過程都處於建委、交警、城管等職能部門的監管之下,每個環節都有監管部門負責,而水務部門對自己下轄的供、排水設施的運營管理維護等進行執法,處在管理末端,上游管理部門不嚴格把關,下游水政執法力量嚴重不足。以海珠區水政監察大隊為例,轄區內偷排高發點69個,但執法人員只有3個。且水政執法部門執法,如果僅按照廣州市城管或水務相關管理規定,則只能對當事人進行最高10萬元的罰款,如果按刑法有關規定,卻常常因調查取證成本太高,無法對當事人入刑,導致違法成本太低。該負責人介紹,泥漿未出工地,歸屬住建部門管理;槽罐車運送泥漿上路,歸屬交警管理;槽罐車資質問題,歸屬交委管理;一旦偷排泥漿,則歸屬城管處理;而施工工地餘泥渣土受納場所,也是歸城管負責。既然偷排泥漿、廢渣、糞便等行為已令相關部門到了忍無可忍的地步,住建部門、交警部門、交委、城管部門在哪裡?能否齊心協力,從源頭開始嚴格控制每一個環節?

  資料證明

  汙水處理廠去年監測泥漿異常472次

  廣州的下水道絕大多數管道屬於雨汙合流管道,在晴天時,居民家中日常產生的生活污水通過它們流入汙水處理廠,處理達標後再排入珠江;雨天時,路面的雨水通過井蓋進入管道,繼而流入河湧,匯入珠江。因此,通過井蓋或管道偷排的污水,要麼直接流入河湧,要麼進入汙水處理廠。直接進入河湧的無法統計,但流入汙水處理廠的水質卻可以監控。

  據廣州市淨水公司的監測,2016年其屬下多家汙水處理廠生產線長期受到施工泥漿水偷排衝擊,部分時段廠區進水懸浮物指標(S S)值高達4000m g/l,超出進水設計值高達25倍,廠區汙水處理能力下降,給廠區正常生產帶來巨大影響。據不完全統計,全年該公司屬下汙水處理廠進水懸浮物超標共計472次,其中獵德廠203次、瀝滘廠125次、大沙地68次、龍歸廠28次、竹料廠8次、京溪廠30次、從化太平廠8次。

  常見現象

  槽罐車偷向沙井排汙 沙井噴污水覆蓋路面

  近日,南都記者從多個區的水務部門瞭解到,廣州市經常性出現一個反常現象:泥漿水、糞便水、泡沫等從沙井蓋往外湧至路面,最近就發生一起:3月9日晚11點30分,白雲區廣花路聯程物流門前的沙井噴出大量泡沫,導致40米長的路面其中一側的兩車道和人行道被覆蓋,泡沫來自下水道,噴出有半米高,有類似洗髮水一樣的芳香味。相關部門第一時間進行了清理,但次日沙井內仍有大量氣體冒出,伴有惡臭。往沙井裡倒入一點礦泉水,還會被氣體沖出水花來。目前,這一現象原因尚未查明,但類似情況中,絕大多數是泥漿水和糞便水沖出沙井。廣州環保N GO新生活環保促進會的志願者表示,僅在今年已發現了多起河湧變成紅色的污染事件。

  白雲區住房和建設水務局相關負責人表示,沙井冒泥漿和糞便水情況常與偷排有關,其發生頻率之高、查處之難、影響之惡劣“已經到了令人深惡痛絕、忍無可忍的地步”。就在3月1日淩晨3點,白雲區石井街張村治安會人員發現,一輛車牌號為桂K的槽罐車,正向下水道偷排泥漿,兩名隨車人員被當場抓獲。

  稍早一點的2月20日上午10點,在黃埔大道東環高速橋底,天河區相關部門巡查人員發現一輛粵A牌照的槽罐車形跡可疑,兩男子打開路面沙井蓋後,通過車尾一根藍色管道向沙井排放泥漿水,被發現時兩男子交代已排了十幾立方米。

  這種反常的現象並不是偶爾才有,而是經常出現,甚至到了瘋狂的地步。“新港東路那邊去年有一段時間連續十幾天被灌泥漿。打開沙井蓋一看,發現管道被泥漿堵死了,疏通了,第二天去看又被新鮮的泥漿堵死。我們24小時蹲點,連續蹲了三天才抓到。”廣州市治水辦的一位工作人員表示。

  白雲海珠天河從化

  工業廢水偷排嚴重

  廣州市淨水公司表示,海珠區新滘南、大學城等多座污水泵站受泥漿水偷排影響,淤積量暴增數倍,正常情況下一年清淤一次即可,目前一年需要清淤3至4次才能滿足正常運行的需要。為儘量避免停產,部分泵站只能帶病運行,承受泥沙對設備的磨損,將問題轉由承受能力更強的污水廠承擔。

  除了偷排泥漿的情況之外,汙水處理廠還監測到工業廢水污染的情況。據介紹,工業廢水污染偷排,主要集中在白雲、海珠、天河、從化等工業企業相對較多的區域。按規定,工業園區有工業廢水產生的企業,需要將廢水處理達到工業廢水排放的標準之後,再通過管道輸送到專門處理工業廢水的汙水處理廠,處理達標後再將廢水排入自然環境中。但是,據廣州市淨水公司反映,從化明珠汙水處理廠因承接明珠工業區的工業廢水,全年除12月份外,進水化學需氧量指標CO D濃度長期高於設計進水值濃度。此外,獵德汙水處理廠4個廠區的6項進水指標,全年超標次數合計達1628次,其中5日生化需氧量指標BOD5超標247次,懸浮物(SS)超標203次。瀝滘汙水處理廠6項進水指標,全年超標次數達657次,其中總磷(T -P)超標231次,懸浮物(SS)超標125次。京溪地下淨水廠總氮(T-N)超標11次。

  據瞭解,進水的污染指標長期、頻繁、高倍數地超標,意味著企業工業污水偷排的情況長期、頻繁存在。